俞敏洪妻子杨桂青旧照(俞敏洪妻子)

访客 情感挽回 2021-06-04 17:12:22

一个

因为下面这段话,余洪敏生气了。

“如果女性找男人的标准是会背唐诗宋词,那全中国所有的男人都会把唐诗宋词背的滚瓜烂熟;如果说中国女生就是要男人赚钱,至于说他良心好不好我不管,所有的中国男人都会变成良心不好但赚钱很多的男人,这正是现在中国女生选择男人的标准。所以一个国家到底好不好,我们常说在女性,就是这个原因,现在因为女性的堕落导致国家堕落。

如果女性要求男性背诵唐诗宋词来推动国家的覆灭,估计余本人也会第一时间站出来反对;所以,堕落只指向一种可能,那就是“良心不好却赚了很多钱”。余良心的好坏不在于他,而在于他的同事有没有发言权。但说到赚钱,如果没有夫人桂清,即使余还是余,他一定不是亿万富翁余。

2

余1980年进入北京大学,1985年毕业,留校任教,休学一年。他五年没谈过恋爱,后来经常在各种大学的讲座上用它来劝导年轻人:“如果可能的话,大学里有一场恋爱就好了。回头一看,发现大学生活一片空白。主要原因不是因为我成绩不好,而是因为我大学没谈过恋爱。”

为什么不谈恋爱?因为条件太差,余洪敏感到自卑。当时改革开放不久,大家都没有钱,所以大学生争取的是人才。班上那个长得丑的男同学,因为文笔出色,第一个爱上了班上最漂亮的女生。后为北大团委文化部部长俞搭档;合伙人王强,北京大学艺术团团长;余洪敏本人,一个没有特长的路人。

余,江苏农村的一个没有特长和天赋的孩子,属于不会说话的那一类。男生没问题,大家笑啊笑;和女生在一起是彻底的失败。毕业后,有几个女同学叫不出余洪敏的名字。当时余洪敏班上有25个男生,25个女生,所以余洪敏曾经有过一个梦:最多是别人最后选剩下的女生做他的。

然而,一个也没有了。直到毕业一年后,已经是北大老师的余才开始学着缠上据说是德语系的一朵花的,半年后终于拿下一个美女。杨桂青是五个孩子中唯一的大学生,所以作为一名老军人,我希望余洪敏能让她的女儿过上更好的生活。

杨桂青是天津人,住在海边。余,江苏人,生于长江流域。他们俩都喜欢吃鱼。毕业后,杨桂青去中央音乐学院任教。两个人都是大学里的普通老师,因为没钱,只能买死鱼吃。活鱼六七块钱一斤,他们买不起。

男人能力强,女人必须温柔;男人不值钱,女人被迫强硬。余在外面培训机构上课,一个月就赚了六七百块钱。怡怡杨贵

青下班回家,吃到了活鱼做的鱼汤,于是那天晚上就好像成了他们生活的转折点,俞敏洪后来回忆“她开始对我变得温柔了。”


但只有活鱼是远远不够的。从农村到北大的俞敏洪,在学校分的8平米宿舍里面住着就已经觉得一步登天了,即便旁边就是下水管道的排水声,也像是听瀑布一般。一个人当然可以如此,但结婚之后就不是一个人的事了:就算俞敏洪不和别人比,杨桂青也会把他拿去跟别人比。


此时俞敏洪的许多同事已经通过考试出国留学,而俞敏洪仍然每天安于现状。终于有一天杨桂青大吼一声:如果你不走出国门,就永远别进家门!一哆嗦之后,俞敏洪明白他的命运将从此改变。1988年开始,俞敏洪开始为了考出国而努力。


每次深夜苦读TOEFL和GRE的时候,杨桂青就无微不至地端茶送水;每次俞敏洪偷懒翻开三国演义的时候,杨桂青就怒目而视,跟着一招佛山无影脚。在这样日复一日的鞭策下,俞敏洪倒是通过了考试,但当时的大环境急转直下,出国已不容易。奋斗了三年,两人的积蓄花光,却连夏威夷大学都不愿意要俞敏洪。


出国不成,只有赚钱好好养家。杨桂青坚持要俞敏洪用“北大教师”的身份在外兼课,被北大发现之后俞敏洪被警告,最终在1991年离开了生活十年之久的北大。


4


多年以后,俞敏洪在励志书《愿你的青春不负梦想》中专门有一章名为“成功的品质:找个能打磨自己的女人”。杨桂青不止是打磨和催促,而是在俞敏洪的成功路上同样付出了巨大劳动的。


1991年从北大辞职出来后,俞敏洪选择跟民办学校“东方大学”合作,利润对半分成。1992年,杨桂青也从中央音乐学院辞职了,因为两人达成了培训事业是可持续发展的共识。俞敏洪负责上课,杨桂青负责培训班的报名、招生、收钱、财务记账。后来名满天下的新东方,一开始只是个夫妻店。


创业时总是最辛苦的。俞敏洪的女儿出生那天,医生说预产时间是晚上9点。但俞敏洪那晚9点半才能下课,他心一横,把杨桂青留在医院自己去了课堂。等他下课冲回医院,女儿的眼睛都已经睁开了。


后来有了新东方学校,俞敏洪开始写那本著名的红宝书《GRE词汇精选》。当时还没有普及电脑,俞敏洪用一张卡片写一个单词和解释。结果几千张卡片送到出版社,出版社不收,要稿纸。于是俞敏洪又只能抱回家,杨桂青把一张张卡片的内容往稿纸上誊,每天都到深夜。


新东方从无到有,杨桂青付出的努力不下于俞敏洪。1998年俞敏洪已是声名大震,但也因太有名而在家门口引来劫匪,坊间传说损失200万元。这之后,杨桂青退出新东方,携女远赴加拿大,俞敏洪每个月前往探视。两人的儿子,就出生在国外。


杨桂青已经离开新东方二十年,但没有当初杨桂青的耳提面命,就没有如今的俞敏洪。俞敏洪自己对自己的成功也颇为自豪,他当时因为听力不好被降到C班上课,“现在证明C班的同学挺牛的,我们班出了六位亿万富豪。”


俞敏洪一边把“亿万富豪”作为“牛”的成功的标准,一边又指责女性看重钱把男性导向堕落,难道在他的逻辑思维里越堕落越成功?还是边成功边堕落?还是说六位亿万富翁富可敌国的同时,良心同时也都清洁得如白莲花,因此与堕落不沾边?实在好难理解。


“女性对物质的追求是导致男人拼命赚钱造成国家堕落的缘由”,俞敏洪的暗示昭然若揭。虽然已经道了歉,但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收回来哪有那么容易。俞敏洪给女性扣上了造成国家堕落的帽子,可要是没有当初杨桂青的拳打脚踢日夜鞭策,俞老师恐怕如今连鞭笞堕落的资格都没有。


所以俞敏洪说女性堕落导致国家堕落,应该一定是把夫人排除在女性之外的。没有杨桂青催促他赚钱成功,他就算在网上把自己的言论重复粘贴一百遍,也没人知道俞敏洪是谁。即便仅仅是一时口误,那也似乎说明功成名就的俞敏洪,当钱再也不是问题时,就只剩下年轻时被女性忽视的心理创伤抹之不去了。


只是谁又知道曾经沉迷于《百年孤独》的俞敏洪,对如今的名利商海究竟是否真正感到快意?就算他功成名就、儿女双全、身家百亿、一语惊人。


参考:《俞敏洪口述:在痛苦的世界中尽力而为》,俞敏洪著《愿你的青春不负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