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焦虑心理论文,情绪情感论文

访客 婚外情 2021-07-22 08:59:43

2018-02-22 08:59 |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张米佳通讯员周伟王平

今天(2月22日)是春节假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对于很多人来说,他们是悲伤的,焦虑的,易怒的。

这些负面情绪是怎么找到你的?

近日,国际知名期刊《自然》以同期两篇研究文章的形式,在网上发表了浙江大学医学院胡、团队和求是高等研究院对抑郁症的研究。其中一个提到这些悲观情绪来自大脑的反奖励中枢。如果这个悲观群体高频刺激脑神经元,可能会导致抑郁。

然而,目前大多数治疗精神疾病的药物往往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起效。胡团队还在论文中首次阐述了氯胺酮快速抗抑郁的新的神经机制,为研制无副作用的普遍、快速有效的抑郁症阻断药物奠定了基础。

大脑里藏着一把“机关枪”

还记得电影《头脑特工队》吗?在每个人的大脑中,有五个小人,代表五种情绪,调节大脑的反应。

实际上,在每个人的大脑中,都有一种叫做缰核神经元的东西,它位于大脑的后部。

它是大脑的反奖励中心。——总是看不起生活。是一个悲观的小团体,就像五大反派中的“不快乐”一样。这个小群体的主要战斗成员是“悲伤”、“愤怒”、“厌恶”,以及“紧张”、“焦虑”等辅助成员。

他们轮流控制缰核神经元的控制台,抑制下游的奖赏中心释放快乐荷尔蒙,互相拉锯战。他们使用的主要方法是刺激神经元成簇放电。

胡、团队的第一篇论文首次提出了大脑外侧缰核的一种特殊放电方式:团簇放电。这是悲观群体用来刺激神经元——的主要方法,因为正常情况下,大脑神经元会通过单一放电向下游传递信息。然而,如果放电模式变成高频团簇放电,则会出现凹陷。

胡的团队养了一只超级抑郁的老鼠。它不像正常的老鼠,给它吃甜点也不能让它开心;放在水里,它很快就会放弃生存,水花四溅,彻底沉没。

但研究小组发现,超抑郁大鼠外侧缰核神经元的自发簇放电活动显著增加。原来“biubiubiu biu”霰弹枪模式的放电改为“biu biu biu biu”机枪模式。

同时,胡的研究小组利用光遗传技术诱导外侧缰核团放电。结果表明,未抑郁的动物瞬间表现出多种典型的抑郁行为。

所以团簇放电和抑郁症直接相关。

氯胺酮为什么能打赢抑郁

本研究的另一个关键词是一种医学名称为“氯胺酮”的药物,——对,是K粉的主要成分。

大脑中“机枪”的放电与K粉有什么关系?

团队成员对此的解释如下:

曾几何时,人们把整个大脑当成一缸“水”,由各种比例的溶液配制而成。人有负面情绪,这是解决的比例

例失调了,里面的快乐激素少了。基于这种认识,传统抑郁症药物的设计理念是,那就是把快乐的元素——多巴胺,还有能够让人一到春天就觉得会发生什么的五羟色胺等,滴到这缸“水”里。原理是:缺什么补什么。


但是这类传统的抗抑郁药物治疗,常常需要用药数周至数月才能开始改善情绪,而且只能治愈30%左右的抑郁症患者,剩余的70%患者被归为“难治型抑郁症患者”。


然而,“机关枪”害怕K粉。


胡海岚团队发现:外侧缰核的簇状放电,依赖于大脑中最主要的兴奋性递质谷氨酸受体NMDAR。而K粉,作为NMDAR的阻断剂,能完全阻断外侧缰核神经元的簇状放电。


抑郁的大老鼠又要上线了:课题组将氯胺酮给药于抑郁大鼠的外侧缰核,能快速缓解大鼠的多种抑郁症状(包括它的“行为绝望”和“快感缺失”)。


近年来,氯胺酮作为新型抗抑郁药物,由于其快速的抗抑郁作用(在几小时内改善情绪),以及能够在很多(高于70%)“难治型抑郁症患者”中取得疗效,被誉为整个精神疾病领域近半个世纪最重要的发现。


打开“小木屋”的那把钥匙


两年前,也是这样的初春时节,华东师范大学政治系青年学者江绪林自缢身亡。


江教授生前患有抑郁症。后来他的同事、学者刘擎为他写了悼词,文章里有一个细节讲:


“人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庭院,这个庭院是开放的,欢迎很多人来做客。但是庭院中还有一个小木屋,小木屋的门是紧锁的,那锁很难打开,有时是连环锁,有时甚至是死锁。庭院是我们出于社会规范而展现出的温暖与友善,那是假山假水,小木屋里关着的灵魂才是那个真正的胆怯的自己。”


从科学机制上看,当一个人的“小木屋”出现死锁时,正是簇状放电这把机关枪在大行肆虐,那么K粉就是那把有效的钥匙。


但问题是,这把“钥匙”在全世界大部分地区被划作是毒品。


所以胡海岚团队开始找别的钥匙。团队利用脑片电生理和数学建模的方法证明:外侧缰核的簇状放电除了依赖NMDAR,还需要神经元膜电位的超极化和低电位敏感的T型钙通道(T-VSCCs)协同发挥作用。


令人惊喜的是:在全身或者外侧缰核内局部阻断T-VSCCs,同样产生了快速的抗抑郁效果。这是另外一把钥匙!


在同时发表的另一篇《自然》论文中,胡海岚团队继续探索,发现了簇状放电在抑郁症中增加的秘密,揭示阻断星形胶质细胞中的Kir4.1钾离子通道也可能成为第三把钥匙。


将来,人们有望通过胡海岚团队的这项研究,研发出既能够普遍、快速奏效,又没有副作用的抑郁症阻断药物。


胡海岚也指出,“我们也必须理解, 药物研发是一个工程科学,和基础科学不同,它涉及到药物的安全性、副作用评估,化学基团的设计优化、大量临床数据的采集,这需要时间。 虽然药物的研发道路漫长,但是,我们已经看见了曙光,迈出了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