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不爱你葡萄下的小(说好不再爱小说)

访客 恋爱技巧 2021-05-28 19:09:21

长金燕去买票,而唐鑫和小家伙一起等着。

大概去过游乐园很多次,但是龙怀并没有感到很兴奋。

把适合孩子的项目一个个玩完,小家伙吵着要去别的地方。

唐鑫看着阳光灿烂的天空,想呆在一个凉爽的地方。

龙金燕并不反对龙怀换地方的提议,所以他直接开车去了一家休闲酒吧。

时针转到十二点的时候,三个人喝完酒出来,去附近的一家私人餐厅定午饭。

等菜之间的空隙,唐鑫想说话了好几次,看了看身旁兴高采烈的小家伙,还是选择了保持沉默。

直到吃到一半,龙怀还想去洗手间。龙金燕要求餐厅工作人员带他去那里。

“你有什么条件?”龙看穿了她的焦虑,直奔主题。

唐鑫战战兢兢地表示解除禁令,并顺带表达了他的歉意和永不打扰的决心。

龙金燕沉默了很久,用警告的语气说:“不要试图通过我的儿子接近我。如果你能做到,我可以答应你的条件。”

唐鑫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要和他的自恋者争论。既然他愿意让他们走,她没有理由拒绝。

她不得不面对现实,生活艰难,涉及到别人,所有这些都不能让她考虑自尊。

去葡萄园的路上,车厢里的气氛总是沉闷。

龙怀也郁闷地来回看着两个大人,摇摇头,叹了口气。

“阿姨,你为什么总是不跟爸爸说话?你很讨厌他吗?就像爸爸不喜欢你一样?”

乍听自己孩子的话,唐心里无语嘴角抽抽。

小家伙的眼神毒辣到连大人隐藏的深厚感情都能看出来。

用冷峻的眼神看着尚龙,她突然想起了刚刚在餐厅达成的协议,急忙开口绕过了这个问题:“你不用叫我阿姨,就叫我我的名字,我叫,唐老鸭的唐,心之所向。”

龙家少爷的这个“大妈”是福。

“这样可以吗?”龙怀也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似乎很喜欢这个提议。

“是的。”唐心里淡淡的回了句,不过在龙的眼中,今天过于冷淡的态度就相当于犯规。

“不喜欢的话,不只是标题,今天就叫吧。”龙金燕僵硬着脸,不悦的开口。

如果她不想和她在一起,她可以走,没人必须走。

唐心里烦闷了两眼,识趣的没有做声。

如果不是同意和那个小家伙呆一天,她早就回去了。

龙怀也小身子缩了缩,担心地看了眼不介意,没敢继续说话。

爸爸太凶了。难怪唐鑫不喜欢他,也不想和他说话。

车子没多久就到了葡萄园,令人窒息的气氛被打破了。

一进大门,龙怀也兴奋地叫了起来,两眼放光,小身子一转。"唐鑫,看,那里有许多葡萄!"

唐心里轻笑着点点头,看看四周,一大片葡萄架,一簇簇

簇的葡萄一眼望不到尽头。


碧绿色葡萄叶随风摇动,葡萄的香气迎面而来。


一串串葡萄晶莹剔透,粒大饱满,让人垂涎欲滴。


葡萄架旁边的凉棚下,放着一个箱子,旁边立着一个架子,上面写着葡萄的价格。


堆叠起来的篮子有大有小,供进园采摘的游客自行选择。


龙锦言从钱包里拿了张百元大钞放进箱子,拿了两大一小三个篮子。


龙怀亦兴奋的去接过小篮子,有模有样的挎在小胳膊上。


龙锦言看都没有看唐心一眼,把一个篮子放在她脚下,牵着龙怀亦的手就走到了葡萄架下。


唐心气得牙痒痒,她又不是瘟疫,也不是乞丐,他用得着避之不及吗?


气归气,她还是很没志气的拿起篮子跟了上去。


在这最后关头,还是不要惹怒那个变态的男人为好。


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讨厌她还要安排这俗套的一日游,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添堵吗?


欢快的童声在风中飘散,唐心郁闷的心情好了些许。


一串串葡萄被摘下放进篮子里,红色的,紫色的,绿色的交相辉映,特别好看。


没多久,龙怀亦却瘪着嘴不开心了,他太矮,红红的葡萄根本摘不到,篮子里的都是又青又涩的小个葡萄。


“我不摘了,不摘了,你们欺负我小,只能摘小葡萄。”


唐心哭笑不得的看了他一眼,偏头看向一脸无动于衷的男人,无奈的轻声诱哄道:“我篮子里的葡萄都是给你吃的,你不用担心。”


“不要,我要吃自己摘的,唐心,你把我举起来,举得高高的。”


看着小家伙期盼的眼神,唐心点点头,俯身把他抱了起来,“现在可以了吗?你快点摘大葡萄。”


“好。”龙怀亦拍了拍肉肉的小手,抬手摘下头顶的那串大葡萄,随手扯下一颗递到唐心嘴边,“吃,肯定很甜。”


唐心张开嘴,顺从的吃下,胳膊使力把他举得更高。


小家伙把手里的葡萄递给唐心,又想去摘另一串。


过了一段时间,唐心感觉胳膊酸涩,后背都出了汗。


小家伙别看小,还是有点重量的。


在龙怀亦又把葡萄递到她手边时,她苦着脸和他打商量:“休息一下好吗?我的胳膊都酸了。”


“唐心,你再举高一些,我要摘那串最大最红的。”


“好吧!”唐心双手托住他,恨恨的往不远处的男人看了眼,咬牙答应。


过了好一会,还是没见小家伙把葡萄摘下来,唐心很想把他放回地上算了。


但看着他沮丧的小脸,她便想着再支撑一会。


龙怀亦黑黑的眼珠子转动着,想着怎么才能把高处的葡萄摘下来。


让爸爸帮忙是不可能的,他能答应今天的一日游已经是最大的极限,还是他用很多条件换来的。


忽然,他的小脑瓜一亮,猛地直起身子。


唐心被他吓了一跳,还来不及反应过来,身体就不由自主的朝前倒去。


她下意识的紧抱住孩子,脑海里只来得及闪过“完了”两个字。


预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袭来,一股托力阻止住她们摔倒。


鼻息间缠绕着淡淡的草木香,腰间传来柔和的温度。


回过神来,唐心一个激灵站稳身子。


怀里的孩子被抱走,哭声紧接而至。


“不许哭,谁让你调皮?”冷冷的训斥声不带一丝温度,让原本就大的哭声更大了。


唐心咬着唇,勉力忽视腰间残留的温度,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眼下的情况。


训斥完孩子,龙锦言微微眯了眯眼,面无表情的看了唐心一眼,随即把孩子抱起来,提过不远处的大篮子往门口走。


唐心犹豫了一下,提起自己的那只篮子,抬步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