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德(男人尚官网)

访客 恋爱技巧 2021-05-24 20:38:47

凤凰网财经深度栏目 《启阳路4号》 |出品

文|木青

最近是尚德多事之秋。

一开始公司陷入减员风暴,很多退休员工在社交平台爆料。上半年,尚德大量员工离职,包括部分高管。尚德的离职规模堪称史上最大的裁员。

随后,处于舆论前沿的尚德发布了其《Q2 2020》财务报告。显然,这份成绩单并没有挽回尚德的面子。2020年上半年,尚德实现净利润10.77亿元,同比下降3.5%;毛利8.81亿元,同比下降5.8%。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上半年,新生入学人数下降至15.3万人,同比下降12.75%。

但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发现,尚德不仅面临裁员风暴和上半年惨淡表现,还面临用户大量投诉,包括不退费、虚假宣传、霸王条款等。甚至今年尚德被《2020年(上)中国在线教育市场数据报告》评为“无订单推荐”平台。

01

卖课的同时,客服指导用户使用金融产品

尚德机构被评级为“不建议下单”平台

今年8月12日,尚德的一位用户通过百度浏览器了解了尚德。“当时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尚德的评价,说还不错,”他告诉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马上,用户花了10980元,报了尚德的自考本科。

学了10天,觉得课程很枯燥,于是打电话给尚德客服,要求退还学费,被尚德客服强烈拒绝。用户透露,“但是我说要投诉,客服说可以退9200。”。“尚德的客服告诉我,这个月的售后已经定在9月了,”他还透露,也就是他的退款要到10月初才能完成。

x;">与退款的冗长比起来,“付费报名的时候,尚德机构的客服非常简单粗暴,他直接说我点同意就完事了,”该名用户坦言。另外,尚德机构客服还在付费前向他推荐了度小满金融app下载二维码,该名客服称,“我语音指导你报名分期”。


事实上,不只这名用户一人被尚德机构的客服推荐过消费分期产品。另一位尚德机构用户在投诉平台上表示,“因为,我手上的钱不够,尚德机构的销售人员就推荐给我一个叫做‘咖啡易融’的金融软件,当时,我一共贷款11096元,分3期还。”


某投诉平台显示,8月截至27日,涉及尚德机构的投诉已达上百条,其中涉及不退费、虚假宣传、霸王条款、服务态度差等投诉内容。


而在8月17日,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2020年(上)中国在线教育市场数据报告》中,尚德机构、嗨学网、中华会计网校等在线教育平台被评级为“不建议下单”平台。


02


符合战略?


Q2净收入5.125亿元,同比下降7.3%


8月14日,尚德机构发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


财报显示,尚德机构在2020年Q2净收入为5.125亿元,同比下降7.3%;净亏损为1.26亿元,净亏损率增长至24.6%,去年同期为2.3%。这样低迷的成绩,似乎并未造成尚德机构的困扰。尚德机构首席执行官刘通博在财报中表示,第二季度国内有效遏制了疫情蔓延,但由于各地复职要求不同,我们武汉园区和北京总部的平均复职率约为80%。在此背景下,尚德机构2020年第二季度净收入符合我们的战略。


尽管如此,尚德机构最近的财务表现却大不如前。2019年,尚德机构净收入增速明显放缓,甚至,在2020年上半年开始下滑。根据财报数据,从2017-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尚德机构的净收入分别为9.7亿、19.74亿元、21.94亿、10.77亿,同比增长分别为131.6%、103.50%、11.1%、-3.5%。


不难发现,2019年是尚德机构净收入增速的拐点。实际上,2019年新生入学率出现大幅度下滑。财报显示,2019年,尚德机构全年新生入学人数共计36.3万,同比减少31.0%。而这直接影响尚德机构当年流水大幅下滑,达到23.6亿元,下降了26.6%。2020年上半年这样的下滑仍在持续,2020年上半年的新生入学共计15.3万人,同比下降了12.75%,而其毛利润也下降至8.81亿元,同比下降5.8%。


除此之外,根据财报数据,尚德机构2020年上半年的流动比率是82.22%,比去年年末下降了9.06个百分点。显然,尚德机构2020年上半年的短期偿债能力承受着很大的压力。


而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上半年,尚德机构在推广方面的砸入重金。财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的销售及市场推广费用为9.457亿元,比去年同期上涨6.6%。而与此同时,其开发费用却大幅度下跌。财报显示,尚德机构2020年上半年的开发费用为3740万元,同比下降了26.7%。


03


深陷减员风波


员工、高管相继离职,公司人员骤减30%


尚德机构发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后,其又在着手解决另一个难题。


多位尚德机构离职员工曾在脉脉职言论坛上爆料,今年5月至7月间,尚德机构有大量员工从公司离职,其中包括:销售、运营和技术等部门。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尚德机构在变相裁员,主要为了控制成本,“疫情期间,公司的社保公积金也受到了影响”。


3月,就有多家媒体报道称,尚德机构将全体员工公积金缴存比例从之前的12%下调到5%。这些媒体还在报道中提到,尚德位于武汉的研发中心已经于今年中旬被撤掉,上百名员工全部离职。


除此之外,尚德机构的部分高管也相继离职。譬如,尚德机构CFO李亦鹏今年4月离职;副总裁高智威于5月离开公司等。


据多家媒体报道,目前,尚德机构的离职规模达到30%,是近几年尚德机构最大规模的裁员。


8月22日,尚德机构对此事作出了回应。


尚德机构表示,疫情发生以来,由于成人要面对工作家庭压力和时间投入等决策因素,成人在线教育的付费订单上并没有显著的增长;加之获客成本多重影响因素和宏观经济趋势的不确定性,尚德机构和其他很多企业一样,不可避免地面对一定的困难。而且,也有一些员工因为个人创业原因选择离职,公司对此不仅表示理解,还给予他们资金和人才等方面支持。


这个曾经快速发展的机构,转眼间却面临着上千条投诉、公司减员30%、业绩表现不佳等问题,或许尚德机构除了考虑行业环境因素外,也该反思自身出现了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