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上的不真实(一个精心设计的谎言很难被识破可以瞒天过海)

访客 分离小三 2021-05-12 07:53:34

谎言主要体现在不真实的语言上。精心设计的谎言很难被识破,而且可以从天而降。

说谎有多容易?

就这么简单,张嘴就来——。“我吃了”“我没哭”“我身体很好,别想了”。

撒谎有多难?

说谎的人一开口就犯很多错误是那么难,生理反应和语言表达都有可能背叛你。

撒谎其实是个技术活。

说谎比说实话更令人伤脑筋

现在,心理学和脑科学领域的科学研究可以帮助我们从认知的角度揭穿谎言。

激活-选择-构建-动作(

激活-决策-建构-行动理论(ADCAT)是科学家提出的与说谎相对应的认知加工模型。这个模型认为,在一个人说谎之前,大脑首先会激活,产生真实的信息(真理);然后,这个人会根据自己的兴趣选择是否说谎;如果你决定说谎,你需要在头脑中构建一套虚假的信息(谎言);最后,表达并输出这组谎言。

撒谎,其实比说真话更加“烧脑”

骗子的不自然表现| 《致命女人》

神经心理学的元分析表明,当一个人说谎时,工作记忆的负担会增加。主要是说实话只需要提取整理已有的记忆,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简单直接;编造谎言就不一样了。骗子要在记忆提取的基础上,多编一个故事,想象所有对应的背景细节。也就是说,准备谎言的大脑需要同时处理真相和谎言,这样修辞才能有理有据,滴水不漏。

尤其是在没有事先准备的情况下,说谎者的认知和工作记忆负担会更大。这是因为他们想确保自己能“即兴”出新的细节,而这些细节和现有的细节不能互相矛盾。也就是说,随着谎言信息量的增加,认知负荷和维持谎言的难度可能呈指数级增加。

当你撒谎时,这是显而易见的

语言是我们可以用来识别谎言的另一个基础。

与眼睛、表情、脉搏、汗腺等心理生理变化的外在表现相比。说谎时的言语内容对于说谎者来说相对容易控制,也是最容易提前设计的。

所以,只要有可能,骗子都会提前“准备稿子”。但这种刻意的准备文稿和“背答案”可能会让谎言变成玻璃碎片,结果就是谎言的结构化程度和时机性远高于真相。这会导致语句过于死板。例如,会有一个通用的测试组合模板“第一,第二,最后”

在2007年第79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窃听风暴》中,中情局情报人员在课堂上听了一段针对年轻调查生的试听录音,问道:

撒谎,其实比说真话更加“烧脑”

电影《窃听风暴》截图

“你从他的供词里发现了什么?”

“一模一样,还不错。说真话的人会随意改变句子结构,说假话的人会重复同样的话。”

除了语言表达的呆板和刻意之外,措辞的异化也是谎言的一大特征。以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的谎言为例,他在关于莱温斯基指控的新闻发布会上对“正义之词”的自我辩护就是这样。

“我没有和莱温斯基发生关系。(我和那个女人莱温斯基小姐没有性关系。)"

克林顿在声明中采用了“最小自我参照(否定)”的说法,以便通过这种疏远的措辞来抛开主语(I)和代词(莱温斯基)之间的关系。

多谈论别人,多使用第三人称,让自己远离你的陈述.这些都是躲躲闪闪的谎言的表现。在做出这种带有欺骗性的陈述时,说谎者的语气往往很高,很紧张但又充满了克制,这让说谎者更容易暴露自己。

谎言的另一个特点是句子繁琐冗长。正如另一位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在一次关于水门事件的电视讲话中所说:

“我可以说清楚.白宫工作人员中没有一个人,目前的雇员中也没有一个人卷入这一非常奇怪的事件。(我可以直截了当地说……白宫工作人员中没有一个人,政府中没有一个人,目前受雇的人,卷入了这起非常离奇的事件。)"

尼克松声明中的话不仅仅是

较简单,这是因为撒谎使得认知负担加重,因此说谎的人通常不会用复杂的词语来解释事件。同时,谎言的句子结构往往冗杂。原因是,说谎者总会不由自主地在句子里插入许多不必要的词语和不相关的细节,以便让解释听起来更具体更真实。有句话叫“解释就是掩饰”,尼克松的谎言算是一个例证。

  沟通时的回应时长也是识别谎言的一个突破口。有研究表明,比起说真话,说谎话的回应时间会明显增加,通常回应越慢,显得越不真诚。这其中的原因很容易理解,人们在说出假话之前,需要采取额外的步骤来抑制自发的、原始的、真实的回应,自然就需要更多的时间“打草稿”,这种思维抑制的过程导致回应速度的降低,反应时间的延长。

  撒谎是个技术活儿

  有水平地撒谎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说话需要较强的认知能力和自我控制能力。

  日本的科学家通过神经影像学研究发现,与健康者相比,帕金森病人前额叶皮层代谢程度降低,这意味着他们的认知功能出现障碍。这就导致了一个有趣的结果,即他们因为无法抑制住自己大脑深层的真实反应,所以难以做出欺骗性的反应,最后会在谎言测试中显得更加诚实。

  警方审讯犯人也多会选择对方力倦神疲、认知能力不足时进行,这样会大大增加识别谎言的可能性。

  即使认知功能完好,说谎时的自我控制也是一项充满挑战的事情。经过专业训练的情报人员可以在接受问讯时神色如常,做到脸不红心不跳地说谎;但大多数人说谎时都需要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思维和情绪(当然说真话的人也会进行表情管理,但说谎者的自我控制会显得更加刻意),导致说谎的时候通常表现得格外专注。另外,说谎者有时候会在潜意识层面对说谎产生内疚等负面情绪,并不自觉地体现在自己的面部表情上,从而暴露了自己。

  撒谎,其实比说真话更加“烧脑”

  图 | 《隐秘的角落》截图

  如此看来,撒谎是一件相当有技术含量的事情,不仅需要认知功能完好,能记住错综复杂的信息,还必须既精心又不露痕迹地控制语言表达、情绪状态、心理波动、生理指标等等……总之,想在撒谎过程中滴水不漏地掌控所有细节是不大可能的。

  最后,真诚提示:了解这些撒谎特征固然有用,但它们只是重要的线索,不能简单当做确凿的证据。撒谎有风险,真诚为上策!

  来源: 我是科学家iScientist